韩国首尔校园暴力频酿血案 政府拟进行特殊教育

2012-08-02 00:31:59

法制日报报道2011年12月20日,韩国大邱市一所中学13岁的学生权某因不堪同学的长时间欺辱愤而跳楼自杀。连日来,该事件引发韩国社会的持续关注,人们在为年轻的生命过早凋零感到震惊和惋惜的同时,更质疑为何校园暴力如此猖獗,是否还有类似的悲剧正在发生。

中学生不堪校园暴力跳楼自杀

12月19日下午,权某的同学徐某和禹某来到权某家中,对正独自在家学习的权某开始了持续两个多小时的施暴。在这一过程中,他们对权某进行了各种令人不堪忍受的侮辱,并对其连续施暴。直至下午6时许,二人才离开权某家,权某随后打电话给朋友诉苦,并表示“如果我发生什么事情,你就对我父母说吧”。在此之后,权某在房间中写下遗书,并偷偷把母亲手机中自己的电话号码删除。第二天上午,在母亲上班离家后,权某把客厅打扫干净,并把遗书放在母亲平时放包的地方,走上阳台跳楼自杀。

韩国警方随即介入调查,发现权某受学校暴力侵扰已不是一天两天,自杀前早有征兆。最后接权某电话的朋友称:“经常听说其被徐某和禹某欺负,有次被打后对我说不想活了”。权某的另一位朋友则表示:“权某受学校暴力欺负似乎很严重,我曾想向学校告发但被他阻止,他说‘你想看到我被打死吗’。”12月5日和14日,其班主任曾发现权某在午饭时间偷偷哭泣,于是与其进行谈话,但权某什么也没说。权某的父母分别是当地小学和中学的教师,虽然发现权某身上时常有瘀青,但以为可能是孩子们在学校玩闹造成的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根据警方的调查,徐某和禹某对权某的暴力行为令人发指,他们仅在最近2个月时间内就分别对权某施暴39次和16次,几乎达到每天一次的地步。他们最常见的手段是对权某拳打脚踢,并抢走零用钱,12月初还发生两人把权某的头往注满水的洗脸池内摁的行为。目前,警方已将徐某和禹某紧急逮捕,并通过证人和录像等查找是否还有其他加害者。

1月6日,韩国总统李明博在青瓦台举行早餐会,韩国所有道一级(相当于我国的省级)教育监(当地教育部门的最高负责人)全部出席。李明博在会上表示:“我们这些大人们只埋头于入学考试制度、课外教育费等问题,却不了解孩子们的世界。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作为总统感到深深的负罪感。”李明博要求彻查事件真相,并确实拿出制度性的解决办法。

学校家长社会都难辞其咎

事实上,韩国发生校园暴力事件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,韩国警方曾多次对校园暴力进行集中整顿,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05年6月。根据当时警方发布的数据,在为期两个月的“严打”过程中,共查处2791名对同学施暴的问题学生,其中77人被刑拘,2379人被拘留立案,335人被移交至家庭法院少年部,还有19个涉黑暴力团伙被瓦解。

经过整顿以后,当时韩国的校园秩序明显好转,但随后不久校园暴力便又死灰复燃。韩国延世大学社会福利研究所本月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:在一项针对1140名首尔和京畿道的初中和高中在校生展开的问卷调查显示,有48%的青少年曾遭遇校园暴力,有42.3%的学生最近一周曾想过自杀。调查显示,遭遇校园暴力的次数越多,越会变得抑郁,这种抑郁情绪又会发展成自杀冲动。而韩国青少年暴力预防基金会有关人士也表示:“因校园暴力而接受咨询的学生中,有30%的学生表示曾有过自杀的想法。还有很多学生因学校暴力而遭受痛苦,但身边的人完全不知情。”

韩国学校暴力如此猖獗,其原因比较复杂。首先从学校方面看,相关教育不足、缺乏惩戒的有效手段等是主因之一。韩国学校中普遍缺乏关于如何应对校园暴力的教育,多数学生面临同学不正常的欺辱时不知道如何应对。韩国青少年福利财团2011年初曾进行过问卷调查,当时参与的3560名中小学生中,对“目击校园暴力时会采取怎样的行动”这一问题,10名学生中有6人都回答“会装作没有看见”,他们的理由是“怕自己也被欺负(27%)”、“不关我的事情(25%)”、“不知道该怎么办(24%)”。而实际上,学生们应该大胆制止并举报类似的行为。

另一方面,学校的惩戒手段也非常有限,面对有暴力倾向的学生,老师一般能做的就是谈话、找家长和通知警局。多数有暴力倾向的学生往往是被家庭抛弃的问题少年,他们缺乏分辨是非的能力,也根本不害怕惩罚。告诉家长这招也不能常用,因为不能动辄就把家长叫到学校去,如果家长激动起来,对孩子再暴力相向,不仅会激化矛盾,而且有可能造成恶性循环。即使是告发到警局,警察最多也就是教训几句,很难起到标本兼治的作用。此外,部分教师对校园暴力问题还存在“大事化小、小事化无”的迁就心态。

从家庭因素看,很多家长忙于工作对孩子漠不关心和过于溺爱,从客观上助长了部分孩子的暴力倾向。很多家长因忙于工作根本无暇管教孩子,还有的家长认为只要孩子学习好,其他的都不是大毛病。有的家长过于溺爱孩子,在自己孩子殴打别人被叫到学校后,不仅不向受害学生和其父母郑重道歉,反而拼命辩解“我的孩子不是坏孩子”,甚至还有耍横的家长,这样的孩子很难认识到加害别人是错误行为。

从社会方面看,暴力网络游戏中毒也是重要因素之一。韩国女性家庭福利部的调查结果就显示,有暴力倾向的学生很多都沉溺于网络游戏。研究组组长吴惠英认为:“很多孩子都沉迷于游戏。在游戏中,他们能够挥舞拳头和刀刃来赢得比分,因此认识不到暴力行为的严重性。这样不断反复,时间长了,暴力游戏的场面就会深深印到脑海中,诱发他们无意识的暴力行为。”

举国展开校园暴力严打行动

目前韩国各部门已高度重视校园暴力的打击和预防,并开始制定各种举措。根据韩国媒体的报道,韩国政府准备将刑事责任年龄从14岁降低到12岁,并将实施校园暴力的行为记入学生档案。韩国教育科技部于12月专门组织了“根除学校暴力咨询委员会”,讨论了包含上述内容的“综合对策”。

某咨询委员表示:“根据1953年制定的《刑法》,韩国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为14岁,这一规定适用了将近60年。但随着学校暴力年龄段的降低以及暴力程度的加剧,应该对刑事责任年龄作出相应下调”。这位咨询委员还建议,将学生因校园暴力而受惩戒的记录记入学生档案,如果得以施行,那么该学生在初中升高中、高中升大学时都会受到影响。另外,咨询委员们还计划引入强制暴力学生转学的方案。

分享到:
相关阅读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 京ICP备11016124号-6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00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